<dl id='k0p17'></dl>
<fieldset id='k0p17'></fieldset>

<i id='k0p17'></i>
      1. <tr id='k0p17'><strong id='k0p17'></strong><small id='k0p17'></small><button id='k0p17'></button><li id='k0p17'><noscript id='k0p17'><big id='k0p17'></big><dt id='k0p17'></dt></noscript></li></tr><ol id='k0p17'><table id='k0p17'><blockquote id='k0p17'><tbody id='k0p1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0p17'></u><kbd id='k0p17'><kbd id='k0p17'></kbd></kbd>
      2. <span id='k0p17'></span>

        <acronym id='k0p17'><em id='k0p17'></em><td id='k0p17'><div id='k0p17'></div></td></acronym><address id='k0p17'><big id='k0p17'><big id='k0p17'></big><legend id='k0p17'></legend></big></address>

          <ins id='k0p17'></ins>
            <i id='k0p17'><div id='k0p17'><ins id='k0p17'></ins></div></i>

            <code id='k0p17'><strong id='k0p17'></strong></code>

          1. 兩部門聯合印發通知:提高扶貧績效 打贏脫貧攻堅戰

            • 时间:
            • 浏览:28
            財政部會同國務院扶貧辦印發通知 強化扶貧資金監督管理
            提高扶貧績效打贏脫貧攻堅戰
              ● 財政部會同國務院扶貧辦聯合印發《關於做好2020年財政專項扶貧資金、貧困縣涉農資金整合試點及資產收益扶貧等工作的通知》,要求認真落實資金管理制度各項要求,規范資金使用管理
              ● 繼續增加各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規模,重點向“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掛牌督戰地區傾斜,兼顧人口較多的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區。用好貧困縣涉農資金整合試點政策,強化脫貧攻堅和鞏固脫貧成效投入保障,支持脫貧攻堅決戰決勝
              ● 各地要將審計、巡視、考核評價、排查梳理等工作中發現的資金問題建立臺賬,列明問題清單與整改措施,逐一推動整改銷號,確保整改質量
              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召開會議。會議指出,從脫貧攻堅成效考核和專項巡視“回頭看”情況看,脫貧攻堅面臨的任務依然艱巨復雜,剩下都是最難啃的“硬骨頭”,鞏固脫貧成果的任務非常繁重,局部地方、有的方面還有薄弱環節和工作不足,新冠肺炎疫情帶來新的困難和挑戰,奪取脫貧攻堅全面勝利要付出更加艱苦的努力。各地區各部門要增強責任感、使命感、緊迫感,保持定力耐力,防止松懈、厭戰思想,發揚連續作戰的優良作風,堅持目標標準、堅持精準方略、堅持從嚴從實,保持脫貧攻堅政策總體穩定,繼續加大投入力度、工作力度、幫扶力度,全面查缺補漏,加快補齊短板弱項,鞏固脫貧成果,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確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近日,財政部會同國務院扶貧辦聯合印發《關於做好2020年財政專項扶貧資金、貧困縣涉農資金整合試點及資產收益扶貧等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通知》要求,認真落實資金管理制度各項要求,規范資金使用管理。強化資金使用者主體責任,做實前期工作,加快資金支出和項目實施進度,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避免“以撥代支”或“資金等項目”。
              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財政部社會保障司司長符金陵表示,2020年繼續大幅增加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規模,進一步完善資金分配機制,重點向“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傾斜。明確今年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向疫情影響比較嚴重的地區傾斜,重點向產業項目傾斜,加大對受疫情影響比較大的產業扶貧項目生產、儲存、銷售、運輸等環節的支持,解決農產品“賣難”問題。
              今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正確合理運用好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對於打贏脫貧攻堅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法制日報》記者對此進行瞭采訪。
              扶貧資金使用不當
              直接影響扶貧績效
              王幼傑(化名)是北京某高校教師,3年前曾去西南邊陲某縣掛職扶貧幹部。他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由於扶貧資金是特定時期內為實現脫貧目標而投入特定項目的資金,因此扶貧資金與扶貧項目的規劃、實施及管理密切相關。扶貧資金管理不僅涉及資金的預算、籌集、分派、下達、劃轉、使用、報賬等問題,還涉及項目規劃、項目庫建設、項目招投標、項目建設及管理、項目驗收、績效評估等問題。
              “如果扶貧資金籌措不足、到位率低、地方配套能力弱,扶貧項目就會出現開工不足、進展不暢等問題,直接影響扶貧績效。反之,如果扶貧項目規劃遲滯、核算粗糙、調整頻繁、前提工作不紮實、管理跟不上、拖延驗收、報賬不及時,扶貧資金就會出現支出進度慢、報賬率低、資金使用效率低等問題,也會直接影響扶貧績效。”王幼傑說。
              據王幼傑介紹,目前在扶貧資金使用過程中存在的問題主要包括,由於規劃缺乏超前性導致“資金等項目”或者沒有及時申請到資金支持;由於前期規劃不及時不紮實導致“資金等項目”或者開工率低等;因項目進度慢、手續不全、驗收不及時等原因,造成扶貧資金年度結餘結轉率高,資金無法按計劃用於項目實施;少數村組幹部存在認定貧困戶時數據作假、虛報低保戶信息、編造項目申報材料等弄虛作假行為,騙取或者挪用扶貧資金。
              西南政法大學特聘教授楊永純認為,總體來看,扶貧資金使用是比較規范的。審計結果顯示,這些年來,扶貧資金違紀違規問題明顯減少,審計查出問題資金占抽查資金的比例,從2013年的36.3%下降到2019年的3.2%,其中嚴重違紀違規資金下降到0.51%。
              “從扶貧資金使用整體情況來看,最大問題還是扶貧資金被冒領挪用。扶貧資金的流動路徑從中央一直到鄉村,監管環節比較多,如何確保規范使用是現階段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楊永純說。
              “現在扶貧資金來源很多,管理都很嚴格。每年年底,都有大規模的扶貧資金使用情況評估審計。扶貧資金體量這麼大,不可能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從歷年審計報告來看,問題已越來越少。”中國人民大學扶貧研究院院長汪三貴說。
              精準使用扶貧資金
              靈活調整傾斜對象
              一名扶貧幹部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為瞭確保扶貧資金安全規范使用,當地對貧困戶發放慰問、獎勵、補助類資金均采取“一卡通”形式,直接將各類扶貧資金打在貧困戶專用賬戶上,防止被中間機構挪用。對於產業扶貧資金則采取“一學生高清視頻錄播戶一策”,先由貧困戶提出申請,幫扶幹部和基層組織進行評估,對適合的產業采取“以獎代補”“先種養後補貼”等方式,防止貧困戶將產業扶貧資金挪作改善生活或其他方面用途。
              “按照‘中短產業促脫貧、長效產業促致富’的思路,對發展種植、養殖業的貧困戶等給予適當補助,能激發貧困戶在脫貧過程中自主發展產業的積極性。在‘村有扶貧主導產業、戶有增收致富項目’的產業扶貧大格局下,能有效避免政策‘養懶漢’的現象發生。”這名扶貧幹部說。
              《通知》要求,繼續增加各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規模,重點向“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掛牌督戰地區傾斜,兼顧人口較多的11電影網 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區。用好貧困縣涉農資金整合試點政策,強化脫貧攻堅和鞏固脫貧成效投入保障,支持脫貧攻堅決戰決勝。
              “扶貧資金主要指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楊永純說,這些錢既是貧困村民的“保命錢”,也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保障錢”,合理使用扶貧資金最關鍵的是“買水的錢不能買油”。
              楊永純認為,《通知》給未來扶貧資金的投入重點指明瞭方向,例如向“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掛牌督戰地區傾斜。還可以進一步規范資金使用,強化資金使用者的主體責任。在防控疫情大背景下,《通知》提出瞭一些帶有普遍性的扶貧資金管理辦法,為確保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和脫貧攻堅戰提供瞭堅實保障。
              《通知》指出,疫情防控期間財政專項扶貧資金項目管理有關要求,按照《國務院扶貧辦 財政部關於積極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 加強財政專項扶貧資金項目管理工作 確保全面如期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的亞洲 圖片 歐美 圖 色通知》(國開辦發〔2020〕5號)執行。抓緊推進涉農資金統籌整合使用方案報備工作,因疫情防控確有困難的可適當後延(最遲不晚於4月底)。
              楊永純認為,在防控疫情大背景下,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就要努力克服疫情影響,把耽誤的時間搶回來,精準使用扶貧資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扶貧資金使用要與防控疫情相結合,在確保投入重點不變的前提下,靈活調整傾斜對象,對基層對象(特別是扶貧產業已經形成規模,但因為疫情遭受損失的基層對象)傾斜。對於扶貧產業復工復產而言,扶貧資金使用要有利於補齊復工復產中的短板弱項。在就業扶貧方面,特殊時期要適當安排專項扶貧資金,用於保障貧困勞動力就業,確保如期完成打贏脫貧攻堅戰任務。
              《通知》指出,堅持因地制宜推進資產收益扶貧工作,堅守發展特色產業、壯大縣域經濟的初心,堅決糾正簡單入股分紅、明股實債、扶貧小額信貸“戶貸企用”等各類借資產收益扶貧名義實施的違規行為。
              楊永純認為,借資產收益扶貧表面上看能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扶貧工作不能助長坐享其成的不良心態。扶貧更重要的目標是貧困戶自我發展、致富能力能同步提升。堅持因地制宜推動資產收益扶貧工作,重在對貧困戶進行區分,這就要求有關部門之間做好聯動,對貧困戶勞動能力進行正確合理評估和區分,對喪失勞動能力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人群,應當在資產收益扶貧方面給予一定的政策傾斜,對明顯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不能讓其坐等分成。
              扶貧資金長期投入
              依法依規監管使用
              近日,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印發《關於建立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的指導意見》指出,必須把防止返貧擺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建立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鞏固脫貧成果,確保高質量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
              《通知》指出,各地要將支持貧困地區農業特色產業發展作為鞏固脫貧成果和銜接推進鄉村振興的重點,帶動貧困勞動力務工就業,進一步提高用於產業發展的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和其他整合資金的占比,補齊農村飲水安全運行維護等必要的農村公益性基礎設施短板需要。
              楊永純認為,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也是“脫貧攻堅最後一公裡”與鄉村振興銜接的關鍵節點。農業特色產業發展不僅能有力鞏固脫貧成果,而且可以夯實鄉村振興的基礎,包括穩定貧困村收入,帶動貧困勞動力就業等,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舉措。
              對於如何落實上述要求,楊永純認為,在扶貧資金使用方面,要堅持精準支持貧困地區的農業特色產業,在全國范圍內建立和完善縣級脫貧攻堅農業特色產業項目庫,這些項目前景如何,需要花多少錢,盡量按照一定規范把項目編制出來,確保扶貧資金實實在在投入到這些產業中去。要進一步強化扶貧資金監管,按照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工作機制,以政策目標為導向,不斷完善扶貧資金常態長效監管機制。
              “今年完成脫貧攻堅既定目標肯定沒有問題,但是任務比較繁重,因為剩下的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都是最難啃的‘硬骨頭’,再加上疫情影響,所以難度確實會大一些。”汪三貴說,對於返貧問題要高度關註,應進一步加強對扶貧資金的監管,切實做到公開透明。
              《通知》指出,各地要將審計、巡視、考核評價、排查梳理等工作中發現的資金問題建立臺賬,列明問題清單與整改措施,逐一推動整改銷號,確保整改質量。對易發多發問題,要從完善制度機制角度深化整改,形成切實管用的制度性整改成果並長期堅持。
              楊永純認為,長期來看,扶貧資金監管程序必須做到硬、亮、全,“硬”就是要動真格,“亮”就是必須公示,“全”就是不能留下監管盲區。圍繞扶貧資金的社會監督,需要建立精細、可操作性強的規則和制度。扶貧資金需要長期投入,應該有效發揮社會監督的作用,確保資金使用效率。
              結合自己的扶貧工作經歷,王幼傑認為,對於扶貧資金長期投入使用而言,規范化法治化是必由之路。比如可以按照物權法、合作社法、脫貧攻堅政策等,加強對扶貧資金存量資產的管理,明確所有權及其管理關系。這些資產包括村組利用扶貧資金修建的公共設施,如道路、光纜、飲用水設施、衛生室、活動室等;農民利用農村危房改造政策維修加固的房屋;易地扶貧搬遷點建設的小區居民樓及配套設施;投入到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合作社形成的資產等。這些資產又可以分為私人資產、集體資產、混合資產等。
              “對扶貧資金形成的債權債務關系,要按照合同法、《政府投資條例》以及脫貧攻堅金融政策等規定,確定每一類資金來源和資金屬性,明確償債主體、來源、期限等,包括對政府性債務加強管理。對基於公益捐贈、幫扶等形成的非債務關系,可以按照幫扶單位與地方政府達成的捐贈、幫扶協議處理。”王幼傑說。
              《通知》指出,財政部各地監管局和地方財政監督部門要充分發揮就近就地的監管優勢,把加強財政扶貧資金監管作為一項常態化工作,加強與相關主管部門及監督對象的溝通反饋,區分管理不規范與違紀違法的界限,準確定性問題並跟蹤整改情況。
              2018年,中央紀委國傢監委發佈消息,因扶貧資金使用監管方面的問題,涉及扶貧專項資金兩億多元,寧夏回族自治區西吉縣27名黨員領導幹部受到責任追究。
              汪三貴認為,對於扶貧資金使用不當的情況必須進行追查、處罰和問責。總體來看,近年來,扶貧資金使用的每一個環節都越來越規范,與扶貧資金有關的制度也越來越完善。